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

窯(曜)變油滴天目---光彩奪目的宋代建窯茶盞(組圖)

()變油滴天目---光彩奪目的宋代建窯茶盞(組圖)

畫不出來的顏色,無法複製的圖案,難以超越的光彩,極品天目.
宋代建窯 窯變油滴天目茶盞 高6.8cm 口徑12.5cm





宋代建窯 窯變油滴天目茶盞(左)與日本靜嘉堂(曜變天目)


拍自電腦銀幕(比實際照片較寬較矮)


陳文卿撰

2019年5月4日 星期六

重大贗品---四羊方尊不是商代古器(組圖)

重大贗品---青銅四羊不是商代古器(組圖)

 現代式羊頭,羊角大小差異大羊角與主體是一體成形,不是以陶范單獨先行澆鑄,不可能是商代製作。

仿者粗心,羊腳生馬蹄。其他商代羊腳都是羊蹄

定為中國十大鎮國之寶之1的四羊尊,受到無數人的推崇與讚嘆,被認為是商代青銅器,是商代尊中現存最大的一件,專家認為其造型獨特和工藝精美而堪稱國之重寶,現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

但是與其他古代羊形尊對比,此四羊尊具現代感,尤其是羊角捲曲過大,角尖超過額頭,造型過於花俏而缺古樸迥異於古代羊首其次本身羊角大小不同不可能是商代陶范製造。專家認為四羊尊的羊角是單獨先鑄好(因為陶范無法一體成形澆鑄如此複雜器物)。如果是這樣,八組羊角陶范應該是源自兩個模型,右角一個模型,左角另一個模型。模型材料可用木材骨頭石頭或陶土...等製作模型成形後再刻劃花紋,之後,以此2模型製作右角各4組陶范,此為最省事且精確做法,因此,澆鑄出的羊角不會有大小差異,同時紋飾也完全一樣而四羊尊的羊角不但大小不一紋飾也各自不同(圖567),不符合商代陶范製造,應該是用失蠟法與主體同時澆鑄,由於是一體成形,因此四對羊角必須各自刻在模具上,所以每個羊角的大小及紋路都會有差異。羊角絕對不是單獨先用陶范鑄好。像四羊尊這種複雜器皿是無法以陶范一體成形澆鑄,必定是用失蠟法,而商代並沒有失蠟法,再加上羊頭現代化明顯,可以確定此四羊尊不是商代製品,其製作時間應該不超過百年。

專家說:四羊尊還有一個不解之謎。文物部門在四羊尊出土的轉耳侖山進行多次發掘卻沒有發現任何古墓,也沒有人類活動遺址,四羊尊這種級別的青銅器為什麼會憑空單獨出現在深山裏,多年來不少專家進行過研究,但是一直都沒有合理的解釋,雖然有人把轉耳侖山歸入炭河里遺址,這說法過於牽強,因兩者相差十幾公里。
疑點二.
四羊尊在買賣轉移及政府沒收時都沒說過有殘缺,但是為何於2007年4月,湖南省博物館在清點未登記文物時,又發現四羊尊殘片。

四羊尊簡歷:
四羊1938年春出土於寧鄉縣黃材鎮月山鋪的轉耳侖山,姜景舒兄弟鋤地時挖出,黃材鎮萬利山貨號的老闆以400大洋收購,後他以1萬大洋賣出。由於當時有許多湖南出土文物被盜賣出境的案件,政府正在嚴厲打擊盜賣行為,高價購得四羊尊的四位商人還沒來得及到手,就遭當時的長沙縣政府派人去文物存放的長沙縣靖港鎮將文物沒收並上繳,後置於湖南銀行保管。同年1112,長沙發生文夕大火,3000年的古城基本毀滅。四羊尊在之前隨省銀行一起遷往沅陵的途中,不幸中彈被炸成十餘塊。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1952年,中央政府派人追查文物下落並在原省銀行的倉庫中找到碎片,隨後復原。1956年,湖南省文管會將四羊尊移交湖南省博物館收藏。1959年被調往中國歷史博物館(今中國國家博物館)展出後,此後四羊尊就一直留在該館。

四羊尊與其他古代羊形尊

青銅四羊尊的羊頭很近代與其他古代羊形尊差異大,

1.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品 青銅四羊方尊,右邊羊角比左邊小很多,且蹄是馬蹄(取自網路)



2.漢代彩繪陶 四羊




3.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品 四羊 58.3c,右邊羊角比左邊大很多(取自網路)



4.漢代彩繪陶 四羊



5.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品 青銅四羊方尊 局部(取自網路)


6.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品 青銅四羊方尊 局部(取自網路)



7.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品 青銅四羊方尊 局部(取自光明網)
以上三個羊頭,羊角紋飾各個不同.


8.商代彩繪陶 雙羊尊(此器明顯是羊蹄)



9.商代雙羊尊 45cm英國不列顛博物館收藏(取自網路)



10.西周玉器 雙羊尊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品 局部                                         漢代彩繪陶 四羊 局部
                                          左邊羊頭顯然花俏不如右邊古樸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品 青銅四羊尊的蹄部(馬蹄)


漢代彩繪陶 四羊尊 蹄部




商代彩繪陶 四羊尊


陳文卿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