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8日 星期一

大衛瓶非元青花---紋飾畫工差異大(附圖)

大衛瓶非元青花---紋飾畫工差異大(附圖),

銘文也有問題,民眾贈予寺廟必須用"舍"不能用"捨"

ACCORDING TO THE PAINTING, DAVID VASE IS NOT MADE IN YUAN DYNASTY.

元青花雲龍紋象耳瓶

二十世紀50年代,美國學者約翰·波普從一對有至正十一年(1351年)款的青花雲龍紋象耳瓶著手,提出元代青花器分期及其特徵理論,世人從此開始了對元青花的系統研究,並掀起元青花熱

近年來學術界、古董專家、藏界對元代瓷器,尤其是對元青花展開了空前的關注和熱烈的討論。在濟南、青島、景德鎮、上海、廣州等地多次展開了"民間收藏元青花學術研討會。從各次會議分析觀察,這類會議的原始動力是出自民間藏家對自己手中藏有的或真或假的元代瓷器,尤其是"元青花"自我認知,而非出自學術界對其鑒定的本能要求。準確地說,是各地藏家對自己手中的藏品要求社會予以承認和肯定。而學術界無可奈何地順應這種強烈的形勢被動參與其中。每次會議,學術界、收藏家都進行了一定的準備,精心籌備了自己的藏品,並準備了相應的資料,進行學術交流。參與者的主觀動機和交流成果是值得肯定的。因為民間組織參與的學術交流畢竟是歷史上的突破。但每次會議的結局卻是差強人意,多次會議都呈現出以專家為主體的否定派和以藏家為主體的肯定派。兩派觀點對立,互不相讓,爭執不下,各執一詞,莫衷一是。每次都無法取得共識。多年來,對現有的,尤其民間收藏的元代青瓷器爭議很大。眾說紛紜,真偽莫辨。

   學者專家們認為元青花十分稀少,精者堪稱國寶。自古至今,各類古籍章典中對元代瓷器記述極少。僅在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曹昭著《格古要論》、清末民初許之衡著《飲流齋說瓷》和民國初年趙汝珍著《古玩指南》中對"樞府"瓷有極簡單的記述。古董學術界直至20世紀50年代中期以前對元青花毫無認知。對元青花的認知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由美國波普博士將英國館藏元青花與土耳其伊斯坦托布爾博物館和伊朗阿迪比爾神宮收藏諸多的元青花精品對照後,認為英國倫敦大學大衛德基金會收藏的一對各有62字銘文的元至正十一年款青花瓶為中國元代至正時期的青花瓷器,提出了至正型元青花的論斷。直至1952年初採用類比法出版了兩本書,正式將類似元青花歸類於至正型元青花的理論。遺憾是,美國波普博士可能過度重視至正十一年…”銘文而忽略了其他元青花特色導致錯誤判斷。基本上,大衛瓶的裝飾花紋與元青花畫工差異大,不可能是熟練的元代畫師所繪。

 元青花於中國瓷器中佔有極重地位,早期,由於資料有限,研究有所不足誤判情有可原。如今出土資料眾多,如果不深入研究,還人云亦云,不明究理,以假當真,誤己誤人,不是負責人的學者所應為。

     大多數學者都認定英國倫敦大學大衛德基金會收藏的大衛瓶是標準的元代青花,且歸類於至正型元青花的理論。原因是只注意到波普博士的說法而忽略了近三十年來出土資料。研究方向偏頗導致真假不明,實有導正之必要。就大衛瓶而言,其畫工與世界各博物館所收藏的元青花迥然不同,何以學者們都視而不見,且人云亦云,稱之至正型元青花。

辨別是否為元青花,畫工是最重要關鍵
 元青花瓷大部分產品是以民間瓷生產方式,運筆活躍自然。也有的屬官府督辦,應該還是民間藝人彩繪,所以元青花給人印象豪放。專家學者們認為元青花畫工具有如以下幾點特色:
.運筆有勁:古人形容用筆有勁,有筆力能扛鼎說法。筆力的有沒有,不在於筆劃的粗細,而在於功夫的深淺,它是漸漸積累起來的。正如青花藝人,從小學藝,專心致至,時間久了,功夫到了,深了,則筆下自然有勁。
.用筆老練:也就是說它穩健準確。元青花用筆很難見到重筆.敗筆。它穿插自然,準確落筆,筆筆見功,不拖泥帶水糢糊不清。
.靈活不呆滯:就是掌握料性熟練,運筆自如。元青花筆者未發現二件一模一樣的產品,雖有同一題材,同一器型,同一窯場的產品,但在筆法都有鮮明的靈活,筆筆處於自然,不牽強做作,似信手拈來揮灑自如。

有了以上三點準則,不難從畫工上辨別元青花真偽。

1.大衛瓶(David Vases) 收藏於英國倫敦(取自 九州圖書出版社 元代瓷器)





3.元青花龍紋梅瓶


4.元釉裡紅雲龍紋象耳瓶


1B.大衛瓶底足(David Vase)
                                       

3A.元青花龍紋梅瓶 底部


  4A .元釉裡紅雲龍紋象耳瓶底足


2A.元青花雲龍紋象耳瓶底足
                                         
眾所周知,元代中晚期, 景德鎮所燒製的瓷瓶和罐,其底足都是既寬且淺(3A, 2A圖)而大衛瓶的底足(1B)既不寬且內部深凹,這種情形未見於其它元代瓷瓶上,與元代瓷師們的製作習慣不符。


 1C.大衛瓶 菊花紋與蕉葉紋(David Vase) 
                                        


                                         2B.元青花雲龍紋象耳瓶 菊花紋與蕉葉紋



                                       5. 元青花持壺 蕉葉紋(取自 九州圖書出版社 元代瓷器)

花卉紋飾在元時多以蓮花和牡丹為主,其次為菊花 這三種花的花與葉的繪畫形式比較固定,牡丹花葉呈肥碩狀,為尖辮形;蓮花花葉呈帶雙翅的葫蘆形葉片;菊花花葉多數為五叉的葉片。三種花朵都不填滿色而有自然留白邊現象。
元代菊花紋以青花瓷上為典型,其特色是畫工嚴謹層次分明,花瓣多不填滿色,留白邊。花蕊多,多畫成網路狀葵花形,或成由裏向外旋的螺旋紋。大多菊花畫成纏枝花。而大衛瓶的菊花紋畫工草率層次不分,與元代的畫法不合。

元青花上的蕉葉紋來源於商周青銅器的紋樣,飾於瓶頸和下腹部。葉的中莖畫至葉尖,一筆劃成或兩筆劃成後填色。葉的邊沿用細線勾勒後填色。葉脈細線勾勒。有單層和前後雙層兩種畫法。蕉葉紋常作邊飾或紋飾間的裝飾帶,畫法講究用粗線描繪蕉葉邊線,再用細線描繪葉脈。畫工用筆老練穩健準確,故蕉葉紋葉脈清晰,而大衛瓶的蕉葉紋明顯的模糊不清雜亂無章,與元代匠師的畫法相去甚遠。



                                         1D.大衛瓶鳳紋與雲紋(David Vase) 



                                         2C.元青花雲龍紋象耳瓶 鳳紋與雲紋

元代瓷器裝飾成熟,鳳紋的種種表現都富有藝術性,有些形象隨手畫來,濃淡得宜,明快流暢。元瓷飛鳳紋給人印象非常深刻,鳳頭有固定程式用筆,鳳身鱗狀羽片:細細筆觸,起落變化,那典型的側鋒用筆,具有元代青花特有烙印。鳳的飛翅,概括簡練, 線條明確, 籃白分明




                                         1E.大衛瓶 蓮花紋(David Vase)


                                        2D.元青花雲龍紋象耳瓶 蓮花紋


                                        6.元青花蓮花紋(取自 九州圖書 元代瓷器)

元代青花瓷器上蓮紋裝飾更為突出,有作主紋也有作輔紋形式。瓶、罐、壺等器物多在腹部或肩部飾蓮瓣及蓮葉紋,形成一定模式。蓮花是元代瓷器上最常見的紋飾之一,其畫法也最明確。根據 葉佩籣 女士所編寫的元代瓷器一書上的四十多件青花瓷上的蓮花紋判斷,元代瓷師畫蕃蓮技巧極為成熟,筆法清晰,形狀固定,運筆有力,花瓣大小適當,疏密恰如其分,其外圍花瓣未有超過十四瓣者。而大衛瓶的蓮花瓣大小不一 畫法雜亂無章,其外圍花瓣超過二十瓣,如此畫工與傳統的元代蓮花紋大相逕庭,絕非元代瓷師所為。


                                        1F.大衛瓶 龍頭(David Vase) 


2E.元青花雲龍紋象耳瓶 龍頭
                                  
元代瓷器多屬青花,龍紋更是常見的紋式,龍的形象以威猛見長。龍首作斜角側視狀,保持了宋代翅鼻長嘴,頸部則更為細曲,多張口露齒吐舌瞪目,龍身修長而顯矯健之氣,尾端作圓球火焰狀,腿長有力,爪堅而利,一般多為三爪龍。其青花線條遒勁、自由奔放、濃淡有致、層次分明、粗細得當。勾捺暈點,運用自如;龍紋鬚髮腿毛飄動,雲彩光勢更加強了龍的動感,藍白相映,別有一種率真灑脫飄逸的神韻,反映了元代瓷匠高深的藝術造詣和嫺熟的工藝技巧。而大衛瓶的龍紋層次分明,整個龍頭走樣,前所未見,龍嘴太小不見舌頭,絕非熟練的元代技師所繪。


1G.大衛瓶 龍頭(David Vase) 


3B.元青花龍紋梅瓶   龍頭


                                          1H.大衛瓶 海浪紋(David Vase) 


                                         2F.元青花雲龍紋象耳瓶 海浪紋

元青花上的浪紋以輕重變化的粗線勾勒,形狀如佛手,如棕櫚葉又如薑芽,稱薑芽海水。波紋以較細密的線條畫成,放射狀或旋渦狀,後者如人的指紋。波紋以較細的線條畫成,放射狀或旋渦狀,後者如人的指紋,波間紋線條分明。 浪與波之間有留白以增加空間感。浪與波之間有留白以增加空間感。由浪花與海水組成的二方連續圖案,在細線條描繪的海水紋中以粗實線勾繪浪花組成海浪紋飾,形成特色鮮明的元代海水紋,同時呈現海浪的力感。大偽瓶的浪紋太粗又軟弱無力,波紋糢糊不清,整體一團亂,此種狀況從未出現在其它元瓷,怎麼可能是元代所製。


                                         1I.大衛瓶 牡丹花與八寶紋(David Vase)


                                2G.元青花雲龍紋象耳瓶 牡丹花與八寶紋
牡丹花是元代青花瓷最常見的紋飾,牡丹往往畫成纏枝花,花瓣不填滿色,留白邊,花瓣清晰可見。大衛瓶的牡丹花依舊糢糊不清與元代畫工差距大。
從以上種種重大差異可以斷定大衛瓶非元青花。


類似銘文的元代五彩香爐

 7.元代五彩荷塘水鳥香爐


 7A.元代五彩荷塘鳥香爐 銘文

大衛瓶銘文

  九州圖書出版社 元代瓷器對大衛瓶銘文描述

從上面兩三張圖片中可以發現數點不同:
一.:  五彩荷塘香爐寫的是順大衛瓶的銘文是順元代瓷器對大衛瓶銘文描述是。順成有順利成功之意,似乎較合理。順城有沿著城牆之意沿著城牆構築一個鄉,於理不合
二.:  五彩荷塘香爐寫的是喜大衛瓶的銘文是喜元代瓷器對大衛瓶銘文描述是。舍與捨意義並不完全相同施捨佈施,有優勢者給予弱勢者之意,與含有讚許給予有別,用於神佛不敬,不應該用於贈與寺廟的器物上。國際電腦漢字及異體字知識庫對詳義如下:

 舍

1.      客館。2. 處所;住宅。3. 古代服喪者所居。4. 宮府。5.府庫。6.虛擬的宅舍。7.對自己的家或親屬的謙稱。8.星次,星宿運行所到之處。9.古代軍行三十里為一舍。10.軍隊住宿一夜。11.止息。12. 居止;止宿。13.保留。14.安置。15.中,正著目標。16.「舍人」的簡稱。宋、元戲曲小說中稱官家子弟,猶言「少爺」。17.代詞。表示疑問,相當於「啥」。18.通「赦」。免罪。19.通「予」。讚許;給予。20.同「捨」。放下;放棄。21. 放出;釋放。22.罷,廢止。23.離開。24.解;免。25.佈施。26.通「釋」。放置。喜悅。 

1.放下;捨棄。2.施予;佈施。3.離開。4.佛教名詞。也稱「行捨」。5.通「舍」。軍行一宿。6.姓。

實例

宋代隆平寺地宮發掘中出土地磚中有銘文"陸仁并妻孟十娘八萬四千片",由此可證明對寺廟贈予應該用而不能用


三.:五彩荷塘香爐寫的是大衛瓶的銘文是國際電腦漢字及異體字知識庫的解釋副;量詞:1.一雙,2.套;量詞: 用於成套的東西

四.大衛瓶的至正年號書寫與慣例不合 五彩荷塘香爐的至正年號是按一般規則換行從頭開始(如下列2例)


                               陳文卿撰

1 則留言: